在中国的各个城市,蓝色、橙色、红色、绿色等等颜色的单车随处可见,使出行更加便利的共享单车成为一股热潮,许多人嗅到商机,开始在共享单车这片土地上追逐。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处于非理性繁荣的癫狂中,于是相继出现了很多共享单车:ofo、摩拜、町町、小蓝、酷骑….. 在共享单车越来越热时,摩拜与ofo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它们用优惠甚至免费骑行的方式争抢用户,大量投车抢占市场,两家企业的竞争如火如荼。

而在2017年6月,共享单车的热潮开始下降…..不过一年的时间,共享单车企业相继走上退出、倒闭、并购的道路。在众多品牌走上了下坡路之际,哈啰出行却出人意料地杀出重围,走上了上坡路,与ofo、摩拜成为了“三车鼎立”的局面。

吸取经验创业,后来者居上

哈啰出行的创始人杨磊第一次创业是在大学,年轻的他创办了电脑硬件销售公司,做了五年之久。杨磊说,行业并没有太多的竞争,没有竞争是很难有成长的。想要有所成长的杨磊又转身走向“爱代驾”,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启蒙。

从“爱代驾”中,杨磊积累了很多经验,更新了他很多层面上的认知——对技术的认知、对团队的认识以及对竞争的意识。他说,因为你被伤害过,所以它就像一把剑一样,随时悬在你头上。因此在“共享单车”的创办中,他更加重视这些问题。虽然相较第一次没有太多竞争的创业而言,现在的业务更加困难,可是也更让杨磊成长、成熟。

可是,为什么是哈啰呢?

杨磊说,从创立爱代驾再到做车钥匙,都是关于交通出行方面。而在做车钥匙时,就基本上是一个技术公司了,但是实质还不是。

做了一年多时间的车钥匙,他们越来越重视技术,越来越渴望成为一个技术公司,也越来越发现自己适合做技术方面的事。从2B到2C,去转型哈啰出行服务更多的用户,让杨磊感觉更有成就感。

哈啰出行起步较晚,2016年才开始第一笔融资。虽然融资轮次不是很多,但加入进来的机构却不少——云鑫创投、永安行、威马汽车、成为资本、GGV等等大牌云集。在共享单车烧钱大战告一段落之际,哈啰还能保持比较稳健的增长,以及有序可控的融资进程,估值还能占到20亿美元以上,其后续的潜力确实不容小觑了。

“免押金”与“避开北上广”战略

说起哈啰出行的逆袭,就不得不提哈啰的免押金战略,这是它扭转战局的一个关键。

哈啰出行能走到今天离不开免押金政策的实施。

今年3月份,哈啰出行宣布“全国免押战略”——芝麻分650分以上者,可以通过支付宝“扫一扫”车身二维码,在全国免押金骑行哈啰单车。这挑战了行业既有规则的挑战,倒逼团队探索健康的商业模式。

截至5月13日,短短两个月里,哈啰单车注册用户增长70%,日骑行订单翻了一番。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透露:“用户增长和骑行订单增长效果非常明显,最多的一天新增190万用户”。

因为一线城市大都被早早出现的摩拜、ofo占领,因此在发展策略上,哈啰避开“北上广”这些热门城市,实行“农村包围城市”战略。早年的创业让杨磊明白,在这个残酷的战场,有技术还远远不够。这个因为当时资金紧张而不得不实行的战略,却出乎意料地为哈啰出行日后逆袭反超打下关键基础。

因为ofo和摩拜跟在后面穷追猛打,所以尽管哈啰避开了一线城市白热化的竞争,但也没占到多少先机。而与蚂蚁金服的合作让他们有了另一大优势。

蚂蚁入局和核心团队是关键

在关键性战略——免押金背后,起着重要作用的是蚂蚁金服及旗下芝麻信用体系以及各种资源和能力的输出。直到与蚂蚁金服合作前,哈啰出行的团队成员都不知道,这家需要不断融资的公司能不能活下来。

2017年10月,在蚂蚁金服推动下,永安行低碳科技与哈啰单车合并。从那时至今,短短8个月,哈啰出行已完成数轮融资,总额近百亿人民币,蚂蚁金服领投了其中三轮。

蚂蚁金服这个战略投资者,带来的不只是资金。

“蚂蚁金服是赋能型投资,让创业者成为真正优秀的企业。”蚂蚁金服投资部一位人士说。

创业不是单兵作战,创始人团队的磨合、队伍的建设,是战斗力的源泉。

谈及看人,杨磊说:“我觉得看错人也是时常的事情。但是随着创业久了,你要会两样事情——第一件事情:你要能保证你每应聘进来一个人,他大概是符合你当时的预期的;第二件事情:你要保证,如果这个人不符合你预期,你能快速做到调整。如果这两件事情,你能做到,我觉得问题不会大。但如果这两件事情,尤其是后面这一条,你做不到的话,你们不能做到快速调整和快速意识到,这个不是你当时预期的那个样子的,那样风险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觉得这些事情,给我们的今天带来了很多,让我们今天在哈啰可以驾驭的比较自如一些。”

因此对于自己的团队,五六年的合作让他们更加默契和信任。是杨磊成就了自己,而他身边的人成就了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