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兰科技作为国内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企业,创始人陈海波对其定位的阐述新颖而深刻:“深兰科技是行业的军火商。最好的军火商是要能够发现战场,挑起战场让万家入场。”这番话透露着一种掌控全局的雄心,一种与时局博弈的豪情,还有一点稳坐钓鱼台的从容。深兰科技,正是一家这样的企业。

以人工智能开启零售新纪元

在全球范围内,零售均存在着普遍的痛点:两高一低——房租高,人工高,毛利低。随着电商的兴起到平缓,零售的发展空间越来越窄。面对这样的困境,一个新的风口出现了,那就是无人零售。深兰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遇,作为无人零售的底层技术提供方,深兰的产品遍及商超、连锁企业乃至夫妻店,以机器视觉识别技术为基础,为打破困境提供了一种崭新的方案。

在运作模式上,深兰是绝对的“To B”纯血统。但在面对无人零售这一业务时,深兰很务实地将目光投向了C端。“最重要的是让C端买东西更方便。”陈海波解释道,零售是基于C端的产业,C端体验不好,其它一切都是空谈。面对未来零售的趋势,深兰有着清晰而深刻的认识:在一个智能与无人化成为刚需的时代,人工智能将成为那把开启新纪元的钥匙。通过神经网络的构建,整个店铺将成为一个智能整体,帮助客户无障碍完成整个购物流程。而在支付这一关键环节,深兰推出了以皮下血管作为认证“ID”的方案,以不可变更的生理特征形成识别的基准,人体本身就将成为了最安全最便捷的支付工具。

目前,深兰主打的产品有三种:快猫、Take Go及metamind猫蜜管家,分别用于线下精准客服和零售、线下BtoC金融服务、提供用户画像的智能零售。深兰已经拥有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北欧三国、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经销商,此时的它,正将目光投向更为广阔的全球市场。

在眺望星空的同时砥砺前行

作为深兰科学院派生出来的企业,深兰科技可谓人才济济。与欧洲共建了四个实验室后,双方共投入了四十多个博士与博士后,这样的阵容几乎可以用“华丽”来形容。这些技术性人才为深兰十几个系统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让深兰得以同时进行基础研究和应用开发,而前者恰恰是中国大部分人工智能企业所欠缺的。对此陈海波颇感自豪,他笑称:“一般企业养不起这些人,博士、博士后薪资都很高。”

 

面对这样一个“卧虎藏龙”的集体,深兰有自己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案:它将整个团体架构与科学院与企业之间,将技术钻研与产品开发形成一个连贯而有机结合的过程。而其中的佼佼者将会进入深兰类似于董事会的“长老院”,掌握着深兰业务与技术的主导权,以众议的形式确保深兰的每一步都走得正确而稳健。“用人之长天下无不用之人,用人之短天下无可用之人”,深兰秉承着这样的理念,让每个人都能在团体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尽最大努力散发出自己的光与热。

在一定程度上,陈海波和SpaceX的CEO马克斯属于同一类人——同样惊人的知识储备,同样投向遥远未来的目光。马克斯在星空下探讨月亮与地球间的距离,陈海波则在人工智能的展望中预测着人类的将来。在那里,人们用石墨烯突破碳水化合物的极限,让文明的种子在地球以外的角落生根发芽。这听起来或许像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驶向星辰大海的征程总是从投往夜空的第一眼开始的,而科技总是让一切充满可能。当然,只眺望而不付出行动是不现实的,陈海波深知在科技这条路上前行的艰辛。他每天只花三四个小时睡觉,其余时间都在争分夺秒地吸收新的知识,“人工智能发展得太快,一天不学习很快就落后”,这种危机感时刻鞭策着他与深兰的整个团体,他们每两三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深度学习——一个科技型的企业,必须首先是学习型企业。

“成为世界级人工智能企业”是深兰技术最近三年的计划,陈海波让我们清楚地明白,这并非一句空谈。以超越时代的目光眺望过那片星空后,陈海波和他的伙伴们正行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