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多小时的访谈里,董志国始终保持着上半身挺直的姿势,双眼锐利有神,这大概与其在万达工作过的经历有关。06年的时候,毕业不久的董志国去了万达。那个时候,他是王健林夫人林宁的助理。万达军事化的管理,带给董志国的影响非常深刻,乃至创业闪殿时,他也是一直用这种方式,带领着自己的团队。

对于品牌商:要对结果负责

“你做每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对结果负责,要知道如何更好地,把你的整个工作量化。”对结果负责,是一句很“俗”的话,但是对闪殿的每一个员工来说,“对结果负责”,就是对客户负责,就是对来找闪殿的品牌商负责,是闪殿企业文化的核心内涵。

闪殿的是国内首家快闪店运营平台公司,也是国内最早引入“快闪”概念的企业,主要服务对象是成长型品牌,包括淘品牌、设计师品牌、以及从国外刚刚进入中国的品牌。他发现,新锐品牌对快闪店有新锐品牌对快闪店有强需求,缺乏独立策划落地经验。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品牌,闪殿经历了多次模式创新。从1.0单纯的品牌撮合,到现在4.0的智慧共享零售模式,闪殿打造了包括场地选址、场景设计、施工搭建、日常运营、整合营销、数据化服务等13个模块64个环节等一站式品牌服务流程。仅两年时间,闪殿已在国内一、二线城市核心购物中心布局快闪店,服务过近千个国内外成长型品牌,包括淘品牌、设计师品牌迅捷低本线下落地,真正实现品牌一周拎包入驻,不仅如此,对线下体验及市场试水有刚需的品牌可支持闪殿多个商圈的快闪店同步上线。

值得一提的是,闪殿的快闪店亦可以说是体验店,丰富的场景营造让品牌产品以内容的形式软性植入,赋能初创品牌拔高品牌调性,亦让消费者在丰富的场景体验中购物,用户体验大大提升。闪殿是一个让品牌闪耀的殿堂,是初创品牌孵化的推手。通过闪殿体验店,一些小众甚至是不为人知的品牌,获得了被知道、被了解的机会,这就是闪殿对品牌商的“责任”。

对于消费者:发现新鲜

与大多数创业者不同,董志国这个狮子座男生有着模特儿的身材以及敏锐的潮流判断力。当很多人还刚刚知道快闪店这个名词时,董志国的工作日程已经几乎被单品牌快闪店承包了。闪殿的Slogan,叫“发现新鲜”。如果说“对结果负责”是对品牌商的责任,那“发现新鲜”就是对消费者的承诺:未来在闪殿的这个空间里面,消费者可以不断地发现全世界最新、最具话题性的产品,并且以超性价比的价格买下心水之物。

对于闪殿而言,它更关注的,是95后甚至是更年轻的消费者对于新鲜猎奇事物的诉求,致力于用数据的能力,为用户提供一个持续提供新鲜、个性、猎奇的快闪平台。从16年初开始,闪殿一直在做不同的尝试,最早的时候是跟一些网红类的品牌在合作。在18年的时候,闪殿重点布局了快闪活动业务线,其合作的品牌客户大多是自带强流量属性的,比如有时尚媒体属性的时尚芭莎、ELLE DECO等杂志,国内头部图片社交平台in app等。5月26日,闪殿与京东联合打造的“京致集生活美学馆”无界零售快闪店,在北京通州万达落地, 开业当日人流1万+。6月14日,闪殿与京东二度合体,“京致集生活美学馆”无界零售快闪店上海站落地上海环球港,开幕当日引来多家媒体KOL到访。闪殿会对商品流和人流去做多维度的数据分析,根据整个数据来跟用户做配比,真正地实现了“人货场”的概念。

对于商场:品牌与商场间的“冰释前嫌”

就像董志国所说:闪殿连接的,其实是品牌与消费者,闪殿只是一个媒介,但承载这个媒介的,却是商场。出身于商业地产的董志国,非常了解目前商场所面临的困境。

一方面,经过20多年的飞速发展,传统的商场,比如shopping mall,遇到了几个痛点:第一是同质化很严重,第二是招商困难品质稀缺,空置率很高。另一方面,由于闪殿面对的都是一些新锐的品牌,或创新型的品牌,这些品牌不具备一定的IP属性,所以商场对其没有特别高的认可度。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闪殿是一个连接品牌与商场的平台:一方面,帮助商场,引入到更多的优质品牌,帮助商场去库存;另一方面,为商场和品牌带来流量,让品牌用最低的成本落地到商场里面,实现快速地试水。从2.0升级到3.0,闪殿实现了商场与品牌间的“冰释前嫌”。

“人”、“货”、“场”,不仅是新旧商业的核心主体,更是闪殿存在的意义。具体到闪殿的运营来说,“人、货、场”逻辑没有变,但其底层内核被刷新:“人”从普通用户升级到追求个性化的年轻人、“货”从标准工业品升级到个性化产品、“场”从卖场升级到场景。产品人格化、增值持续化、场景社群化,让闪殿具备了吸引年轻人的底气: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他们更需要有线下的场景,更需要有线下显现空间的获取,而闪殿为这些年轻消费者所打造的,正是这样一种未来获取新鲜的一个渠道。